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管理 > 新闻出版和版权
 
镇江报刊审读与管理2017年第25期摘录

新《金山》 新视界

――简评《金山》杂志改版

 

我市唯一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金山》杂志从2017年第8期开始全新改版,引起广大读者和业界的关注。

这次《金山》杂志的改版,给人们带来了全新的视觉。笔者试着对它的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作一个简要的评述。

先从形式来看,可以这么形容:“素颜”或“素雅”。一改过去的彩色封面和彩色插图的传统,从封面到内页全都为素色。淡淡的米白色封面上没有图片,除了刊名、刊号、期数及条形码外为统一色彩(改版后的杂志每期都定一种基本色,从刊名、栏目页、插图到篇目标题等都统一为基本色),其他没有任何色彩,而且刊名、刊号、期数及条形码等只占用了封面的三分之一面积,可以说是“素面朝天”;再说内页,除了各个栏目页是统一的色彩外,其他均无色彩,也不见了过去的彩色图片,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广告除外)一个基调:“素”。也许这个“素”更能突出杂志的文学特质,给人一种雅致、清纯的感觉。还要提及的是,期刊中每个篇章的标题都是由书法家题字,插图也是画家所作,这些也彰显了文学杂志的特色。

再看内容方面的改版。首先是调整了栏目,将以前众多“微”字栏目改为5个或6个板块:1.“京江情思·文化散文”、2.“世说新事·微型小说”、3.“放歌灯火·现代诗”、4.“走近闻捷·现代诗”、5.“春潮心画·散文、现代诗”、6.“开卷有邀·文艺评论”。从中可以看出,《金山》除了主打微型小说外,还包括了散文、现代诗等文学体裁作品。微型小说中还包括了“闪小说”、“百字小说”。其次,改版后的杂志专门设了个栏目“走近闻捷·现代诗”,是个创新。闻捷是镇江走出去的诗人,在中国新诗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这个栏目刊登了纪念闻捷的文章和闻捷的现代诗,为读者打开了一个新的视窗,有利于对闻捷的深度研究和广泛传播。再则,要说的是《金山》杂志“干货”多了,水分少了。杂志从过去只有六十多页增加到八十多页(广告页不计在内),厚度增加了,而且广告页大大减少,协作单位的文章也不见踪影,期刊的文学味更纯了,当然也增加了杂志运行的经济负担。

《金山》杂志的改版体现了编创人员的新思维、新理念。祝愿《金山》杂志不断开创新的局面,成为广大读者更加喜爱的刊物。

 

 

一条简短但信息丰富的获奖消息

 

20171121日的《镇江日报》头版,报道省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表彰仪式在南京举行,我市共有6部作品获“优秀作品奖”,市委宣传部获“组织工作奖”。省“五个一工程奖”由省委宣传部设定,包括全省戏剧、电影、电视剧、广播剧、图书5个类别,每5年评选两次。

以一则短消息快速报道我市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创作成果,看出宣传部门和媒体求实的工作作风。当然,消息虽短,但信息较为丰富。不仅宣传文化系统从业人士,而且广大读者通过这条消息,对“五个一工程”的评选工作都能了然于心。消息中既有我市获奖作品名单,也有全省的获奖总数,又有这次参评作品对首次播映、上演、出版的时间要求,并且反映了根据中办、国办和中宣部的有关要求,全省获奖名单大幅压缩比例的信息。对市委宣传部获组织奖的名次(全省共5个单位获组织奖,镇江市委宣传部位列第四,较上届提升4个位次)也作了客观反映。

 

 

援疆记者爱心倡导,民族团结情万里奔淌

 

镇江报业集团派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可克达拉市援疆记者王景曙,从九月底赴新疆四师可克达拉市后,采写了一批援疆手记和特别报道刊登于《镇江日报》,使镇江读者进一步了解对口援疆工作的情况、意义和成果。

笔者在此要提及的,是王景曙在一次采访中的“新发现”1959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一部国庆十周年献礼片《绿色的原野》,影片取材于生产建设兵团当时所属可克达拉农场(后更名为四师64团)。影片开场描写这样一段情节:一位军属、年轻的维吾尔族母亲一边给宝宝洗澡,一边给女儿起名“小可克达拉”……因为是纪录片,该场景乃原汁原味的真实呈现,母女俩为当地团场人。时隔近六十年,记者了解到,这对母女均健在。便请64团牵线搭桥,如愿登门访问了“小可克达拉”。“小可克达拉”,本名古丽娜,今年已58岁,拍电影时她才8个月大,片中她那载歌载舞的漂亮母亲今年79岁。

岁月沧桑,诸事在变。“记者在此次专访中综合了解到:这位在影片中活泼可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维吾尔族小女孩古丽娜,长大后却是命运多舛,如今全家正陷于经济困难之中。”“婚后,古丽娜育有两女一子,然而丈夫早在12年前就不幸离世,其时儿子仅5岁。古丽娜独自一人撑起整个家庭。随着两个女儿相继成家,她的压力并没有减轻,反而迭遭变故,雪上加霜:今年31岁的大女儿婚姻破裂后,带着孩子回到娘家;30岁的二女儿,7年前丈夫也病故,同样带着孩子回到娘家……58岁的古丽娜,如今每个月退休金是2800元,却要一个人管三代人:两个女儿均无稳定收入来源,只能就近打打季节性零工,进益十分有限;两个外孙,一个读小学、一个读初中,都正处在开销越来越大的成长阶段;今年17岁的儿子尚未成年,因家庭经济负担过重,不久前从乌鲁木齐一所中专辍学回家;她自己也长期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多种疾病。”

记者在《给困难中的“小可克达拉”搭把手》这篇报道中发出了爱心倡导:“这个人物、这个家庭,无论如何都承载着值得我们感怀的故事;面对眼前,也许我们能以自己的点滴之力共同为古丽娜一家扶助一把。”

远在新疆伊犁、陷于生活困境的“小可克达拉”古丽娜家庭经《镇江日报》报道后,在两地引起极大反响。连日来,一笔笔爱心捐助款通过微信汇集到记者手上。他们中有律师、医生、教师、政府公务员、银行职员、企业家以及镇江报业集团的一批编辑记者同仁。伊犁那边,报道也在数十名援疆干部人才中引发爱心共鸣。镇江援疆前指副组长、可克达拉市副市长王为华率先捐款。来自援疆方面的捐款总额达6116元。王为华表示,对64团古丽娜家庭而言,此次捐助仅仅只是“救急”,下一步结合精准扶贫工作,镇江前指将会积极与团场方面沟通,长效化对这个家庭的生活给予多层面关心。援疆干部、64团发改科副科长洪浩也告诉记者,他将争取把古丽娜家庭纳入自己在镇江的选派单位帮扶名单之中。

据王景曙114日报道:“昨天上午,记者与镇江援疆前指领导一起前往四师6414连‘小可克达拉’古丽娜家中,郑重转交各界爱心捐款共计20400元。”116日,“小可克达拉”古丽娜写来感谢信,信中朴实表达了对镇江各界好心人的深深谢意。“虽然我家眼前有一些困难,你们的帮助使我感受巨大力量,我和孩子们一定会努力劳动工作,把日子越过越好。我是维吾尔族人,但我和我的5个孩子中,共有5人读过汉语学校,我们都会讲很好的汉语,欢迎你们来新疆伊犁我的家中做客,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民族团结一家亲!”

我们为镇江报业援疆记者爱心倡导点赞,为《镇江日报》传递爱心叫好。

 

 

惠民之举可赞,“拆除”用得不对

 

“说起1933年建成启用的体育场,老镇江无人不晓,这可是当时江苏省运动竞赛的唯一场所;谈到1957年毛竹搭建的阴雨球场以及1978年在其拆除后原址建成的体育馆更是镇江人十分自豪的事情。80多年来,说不清留下了多少人强身健体的身影,陪伴了无数人的成长。如今,市委、市政府决定,这里除了保留体育馆等3个建筑之外,其他场馆全部拆除,改建成市民体育公园,计划于20187月正式开工,2019年国庆节前完工并向市民开放。” 这是20171117日《镇江日报》9版的新闻《从阴雨球场到体育馆,再到市民体育公园(引题) 健康路1号的体育影像(主题)》释放的信息。此文连带6张老照片剪接成充满历史回味感的体育影像,让受众为之流连与眷念,又对题图——市民体育公园效果图成为现实充满期待。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自打市区外扩,坐落于南山脚下的综合性现代化镇江体育会展中心于2012年竣工投入使用后,位于健康路上的体育场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野,仍然是周边居民的好去处,仍然是一代代人寻找青少记忆的熟地。寸土寸金的体育场地块用来建设市民体育公园的这项工程,实在是城市管理者通盘考虑,心中有民、一心为民的彰显体育文化的利民之策,惠民之举。

需要指出的是,标题下方导读语中的“开放式的市民体育公园(健康路全民健身中心)拆除工程工作正式启动”这句话存在瑕疵,不就是说拆除的是市民体育公园?显然不是题中之意。句中的“拆除”一词用得不对,该用“建设”,整个句子不妨改成 “开放式的市民体育公园(健康路全民健身中心)建设工程对某些原有建筑的拆除工作正式启动”。

 

秋收好新闻为何不及时见报

——评《丹阳日报》两篇“来自秋收一线的报道”

  

《丹阳日报》20171111日头版的《稻田综合种养,亩均利润可超2000元——看丹美家庭农场如何增收有道》和20171115日二版(综合新闻)的《华晟仁里农场发展低碳、可循环农业稻秸秆变废为宝成发电燃料》,都是“来自秋收一线的报道”。这两篇报道让我们在金色的秋天里获得了喜人的“三农信息”——现代农村家庭农场的发展,农业生产机械化的普及,农民增收的新技术等等。

以往我们听说过“稻鸭共作”,在《稻田综合种养,亩均利润可超2000元——看丹美家庭农场如何增收有道》一稿中,我们知道了“稻虾共作”——“稻田养虾能一水两用,节水节本,最大的好处是龙虾生长过程中,水稻不使用化学肥料、农药,真正产出优质、无公害的龙虾和稻米。”《丹阳日报》的这篇稿件中用数据说话,“实施稻田综合种养后,基地亩产小龙虾有150斤左右,每斤销售价格27~30元,亩均龙虾产值就达三四千元,再加上无公害优质稻米销售,每亩产值也有三千多元,这两项收入共计六七千元,扣除各项综合成本,稻虾种养的亩均净利润可突破2000元。”对此“农场主乐呵呵”,读者也分享他的快乐。

《华晟仁里农场发展低碳、可循环农业 稻秸秆变废为宝成发电燃料》,文章写得很美,“迎着阵阵的稻谷清香,这里3台进口打捆机‘激战’正酣,田间由全喂入式联合收割机收割后抛洒一层层秸秆,被进口打捆机压缩成密度较高的圆桶状草捆。一台打捆机1小时能打捆10亩秸秆,短短几分钟,像母鸡下蛋般,重达八九百斤的圆桶状‘草蛋’就从打捆机后面滚落在地,排列在田间。它可是发电的优质燃料。”曾几何时,我们为“秸秆禁烧”下了多大的功夫,花了多大的气力?在这篇新闻中,收获季节困扰人们的秸秆问题,有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原本难以处置的秸秆成了发电燃料,真是“变废为宝”,也让人们进一步领会到“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这个道理。

《丹阳日报》的这两篇“秋收新闻”,可读性、知识性、趣味性、指导性都很强,让我们对“秋收”有了新的认识:丰收的获得感更强,农忙季节的劳动强度大为降低,农业资源得到更加充分的利用。

需要提出商榷的是,这两篇稿件,分别采访于“115日”和“119日”,而刊载日期却是“1111日”和“1115日”,采访时间与见报时间都相隔了6天!秋收是农家大忙时节,秋收新闻也应该及时报道啊!特别是这两则精彩的新闻,为什么记者采访了6天以后才在报纸上与读者见面呢?

 

 

有“副食……群众”之说吗?

 

20171113日《京江晚报》AII08版《忆冷增昌前辈》一文,回忆、记述了镇江东乡一位“老革命”冷增昌。文中称:这位革命前辈以医生职业为掩护,积极从事抗日斗争,“时常副食觉悟高的群众四处散发传单”。编辑、校对显然都疏忽了 “副食……群众”这个十分明显的差错。乍一看,真的不知什么意思;再一想,此处作者的原意可能是写“策划”、“发动”或者“带领”、“组织”。作者写错,编辑、校对未认真把关,这一莫名其妙的低级差错就出现了。

 

 

报纸出版的“总期数”竟然错了

  

20171116出版的《镇江消费》从第四版到第七版,连续推出四个“维权”专版,力度很大,效果很好。特别是四版的《乘汽车丢失行李,如何赔偿起争议》有很好的新闻价值和广泛的社会意义。

这篇报道中介绍,一位消费者乘坐江都到镇江的长途汽车,到站后发现行李不见了,找到承运的客运公司要求赔偿。由于赔偿的数额差距较大,双方难以达成一致,消费者遂投诉到市消费者协会。在市消协的调解下,纠纷双方最终达成一致,由客运公司对消费者进行了赔偿。

《镇江消费》的这篇报道,透过一个案例,向消费者、读者普及了当下环境中“乘汽车丢失行李,如何赔偿”的一些重要知识——交通部《汽车旅客运输规则》第五十六条曾规定:对于机密文件、贵重物品、精密仪器、有价证券等物品,须乘客自行携带看管。这意味着,旅客不应该将贵重物品放在行李箱内,一旦丢失,本人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客运经营者在运输过程中造成旅客人身伤亡、行李毁损、丢失,当事人对赔偿数额有约定的,依照其约定;没有约定的,参照国家有关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和铁路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办理。这些“规则”“条例”,对大多数消费者、旅行者来说是陌生的或者说知之甚少。

这篇报道的最后,是极为重要的亮点,为客运公司、消费者、旅客支招、建议:“客运公司可以效仿车站寄存包的办法,即给把行李放入行李厢的消费者提供写有同一号码的一对挂牌,行李上系一个,行李主人手中拿一个,到站下车后,旅客凭手中的牌子,对号领取行李。”“消费者乘坐汽车时,贵重物品最好随身携带并妥善保管,如果确有托运的必要,则无论如何必须保价,以便万一丢失时可以获得足额的赔偿。”这些建议都有极好的实用价值和社会意义,可以避免、减少许多“乘汽车丢失行李”而引发的问题和矛盾。

20171116出版的《镇江消费》有一个重要的差错,把报纸的“总期数”搞错了——根据出版顺序,这期报纸应当是“2017年第44期(总1773期)”,但是读者看到的却是“2017年第44期(总1713期)”,总数一下子少了60期!在报头上出现这样明显的差错,必须引起编辑部足够重视,要注意提高报纸的编校质量。
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镇江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
?Copyright 2010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5253号-1